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DAY 2

布莱顿可能是一个不需要滤镜的小镇。


忘记有没有写到过,现在住的宿舍是house,楼上三个人,楼下两个,我是进门第一间。

周五的下午饿得有点早,弄了个红烧肉然后吃完背着相机跑去学校后山的Stanmer Park看牛。翻过篱笆的时候遇到了先前提到过的台湾小哥,小哥还是一副不打算打招呼的样子,于是假装没看见,径直翻过了篱笆去到下面的牧场。

捕捉到几只小兔子,等打算挪过去拍的时候兔子已经四下里散干净了。

坡下是成片的奶牛,远处是那个我也不知道叫啥的三星米其林。

回来的时候遇到楼上的CC也在厨房,跟老包和学姐。学姐看我回来就上去了,剩下我们三个聊了一晚上电影跟男神。

Come back to me.Come back to me.

CC说,可能我要溺死在一美的蓝眼睛里了。

那我想,如果可以自己给蓝分类,我可能会溺死在布莱顿的天空蓝里。



这是我跟老包到海边时的天,那时候差不多5、6点,太阳丝毫没有落山的迹象。往前走没几步就是布莱顿海边的电影院,今天过的时候看到一些赶去参加新娘单身派对的姑娘,挎着玫红的丝带,上面印着Hens Party。

老包是我隔壁的姑娘,也是我同一个专业的小伙伴,我们俩就是house楼下的构成。

中午吃饭的时候外面艳阳高照,我跟老包一人穿了一条裙子,随意抓了件薄外套就出门上了去Churchill广场的车,结果走到海边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是智障。


这是英吉利海峡的海水,泛白的浪花和比法鲨眼睛碧一点的颜色,我不知道该如何将风的力度用照片表现出来,但从感觉上来讲,幸好那时候我的唇膏已经被我吃掉了。

太阳虽然还在,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的温度了。或者说尚有余温,但热度已经无法抵挡海风的寒冷。我跟老包最后哆哆嗦嗦放弃了在海滩吃饭的计划,伴着酒吧驻场歌手顺滑的嗓音和四周起舞的人,裹着外套走回街道,在平价的中餐店吃了晚饭。



这是海滩的石头,这是海滩上逆风拉屎的海鸥。

这是离开前看到展览一样的照片墙。


离开前的天空开始阴沉起来,海鸥还在到处乱飞。老包跟我说,今天中午常来我们阳台的海鸥先生径直飞上了我们料理台,老包跟他讲,我们没开火,今天没吃的,海欧先生四下里确认了一下,丧丧地又出门飞走了。



布莱顿大概真的是一个不需要滤镜的小镇吧,可能连单反都用不上,一个手机就足够了,要是会画画,最好带上画笔。

走回正街等车的时候看到难以用语言去描述的梦幻天空,想起上周去英皇阁参观的时候遇上的那个画展。John Constable的油画里,布莱顿的天空梦幻到让人想要冲上去给那些云朵一个最热烈的拥抱,那些粉色和浅蓝的碰撞,那些暖黄的光线,可能那就是绘画与别的表现形式相比最为独到之处了。

没去过的人觉得梦幻,去到过的人觉得写实。




说到John这个名字,今天在海边看到一个为作纪念的长椅。

Love never forgotten.

我很迫切想要去窥探这份思念的归属,就跟老包指着下面的落款说,这大概是个姑娘,你看父母、丈夫,还有妹妹。老包不置可否,然后我看到上一排的名字,John。

有点想哭。

可能我还没有完全适应布莱顿的包容,可能我还没有跟上它的节奏。


我们继续等着25路的公交,我想起来的路上我看着窗外脑子里萦绕的是本老师读的《夜莺颂》。

我有点庆幸自己选了这里,不繁华,但恰好合我的胃口。

车到站的时候绕了个弯,我跟老包下到了前一个宿舍区。下来后回头一看,居然有那么一点魔法的感觉。想起前两天刚好是HP发行20周年,那天我们课上聊起来,我说我一直在追,老喜欢了。Susanna问我,你今年多大,我说24吧,她若有所思地跟我说,那你4岁左右就开始看啦。突然就有点恍神。

很多东西本身,就是魔法吧。




评论(2)
热度(6)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