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幼稚鬼

他们一起跳上午夜的火车,在一个从未到过的站台下站。

路边可能只有一两盏街灯亮着,员工已经下班,检票口大开着,像是对那些心血来潮的人的纵容。

一个人问另一个,为什么这么晚出门,我们要去哪儿?

一个人回答另一个,不为什么,只是突然就想这么做了。

大概只有十几岁的幼稚鬼才有心劲儿做出这样的举动,于是一个人带着白日里的严谨开口问了另一个,我们这算是逃票吗?

另一个却笑着看向光线之外,不如说更像是在伪造一场逃亡。

然后他们坐在站台的长椅上,看着那些空旷,也许过不了多久就等来最后的那班车,车上睡着落魄的流浪汉,而车上下来的那些正值年少的幼稚鬼会佯装俏皮地上前来搭讪。

嘿,这趟车到不了你要去的任何站,别等了,你们回不去了。

可是我们不打算回去啊。其中一个人这样说。


黑暗带给人的感受是两面的,当你独自一人,你能想到的词是危机四伏,但倘若你身边有一个值得相信的人,你看到的是喧嚣浮尘之后仿若回归混沌的静谧。

所以他们就这样一直并排坐着,没有过多的对话。

但夜里的风还是冷得非常透彻,于是当初被叫出来的那个人还是说了冷,随即被对方握住了手。

像是海上的灯塔,忽明忽闪的光线却穿透黑暗而来,被握住手的人说,以前怎么从没发现你这么温暖。

大概是因为白天光线太强了吧。

答的人似乎前言不搭后语,但听的人却觉得确乎是一个满意的答案。


所以你叫我参与到这场逃亡,其实只是为了体会我们对彼此的不可或缺?

实际上简单来讲,就是我想你了。


幼稚鬼。

末了,其中一个人说。


评论(8)
热度(6)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