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白马

我看了一部电影,好像有些月份了,原著是来之前在书店有看到的一本书,作者是绿妖,书名叫《少女哪吒》。

起先我也觉得是荒谬的关联,后来才感觉到这两个词是要拆开来读,谁也不是谁的修辞。


古怪的是离我这么久远岁月的作品却充斥着,满满当当的都是我喜欢的元素。

包括叛逆的少女。尽管它并不是一部能称得上佳作的片子。


我一直没有想明白李小路放走的那匹白马是否真的存在过,曾经通过台词去推测,小路反问王晓冰说,台风没有来,王晓冰说台风来了又走了,然后她们一起去看那匹白马。那么白马应该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就像那个似乎是为了搭话强行编纂的秘密,台风也应该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

可是到最后我想,不管先前的马是否存在,李小路始终还是放走了王晓冰这匹白马。

天真的,单纯的,对新鲜事物充满了热情的,有些许轻狂的,不愿被束缚的,不羁的,以及长发而时常扎着马尾的。

她在等一片草原,也在等那个替她松开缰绳的人。

有看到评论说到哪吒情结,“身有反骨,大逆不道;剔骨还父,削肉还母;魂魄四散,拒绝招安。”那么我觉得哪吒一定是王晓冰没跑了,少女则是李小路。

但这是形象上一开始觉得会相反的,毕竟一开始显像的叛逆完全体现在了李小路的身上。但李小路的叛逆是少女于青春期的叛逆,是率真,你看到的她的对抗都在于成年人和霸凌者的仗势欺人。徐冰叫她侠女,她是真正的路见不平的侠女,却又是不等同于哪吒的。

王晓冰的冲撞除了对她的家人,其他的都有点刻意而为之的感觉,像是一种发泄,而源头又来自于在家庭内的无法发泄。

觉得精彩的冲撞是王晓冰和她妈妈的那场,她妈妈擦拭着木柜,晓冰坐在沙发上看书,柜上的留声机里转着象征着只有和爸爸吵架才会出现的为了遮掩声音的黑胶唱片。然后王晓冰走过去关掉,妈妈再过去继续放上拨片,晓冰关掉,妈妈再次过去放好。接着晓冰摔了唱片,一张,两张。然后妈妈拿起了她的书,威胁道你信不信我撕了它。

那时候王晓冰刚发现徐冰收到了李小路借给他或者送给他的那本三毛。不讨论其中因为那段黄梅戏而可能隐含的一点点爱情因素,单从友情的角度来说,那时候王晓冰刚刚感觉到友情的流失。她不再是李小路的唯一了,可事实上她转念就能想明白,一直以来都只是李小路是她的唯一。所以那本联系她们的三毛就是唯一了。


王晓冰跟她妈妈的争吵依旧带着对自己的不满和发泄,她要她妈妈不要自欺欺人,你知道他不会回来了。在我看来就好像两个同时失去挚爱的人互相在推搡着,训斥对方的同时相互发泄着。

你跟我在乎的人都不会回来了。

怎么你就不能像我一样接受事实呢。

你们瞒着我就可以否认事实的发生了么。


她们本来就是相似的。


王晓冰的压抑源自于家庭里每个人对她都在推卸责任,没有人在意她真正的想法,没有人希望为她负责,没有人给予她家庭该给予她的温度,他们除了在相互推脱就是在向她发出质问。

你该怎么回报我们啊,我们是赋予你血肉的至亲啊。


于是她还了。




并不是现实里的家庭都会如此戏剧化地对立,我想片子里一部分被我解读出的挣扎大概来源于自己。我所经历的家庭大概是王晓冰和李小路家庭的结合,有李小路家的轻松氛围,也有推脱和质问。

你受了他们的血肉,就该是活成他们要你活成的样子。

这同样也是我所接收过的信息。

好在我还舍不得自己喜欢的一切,竭尽全力希望去进行沟通和交流。

最后不管那匹白马有没有真正奔跑起来,都不该后悔我做了持刀的人,将自己心里的自己一刀刀生生地剐给自己。

评论
热度(1)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