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遛弯儿

今天终于走到了那个一直只在窗台看见的足球场。


出了我们宿舍区的门拐个弯儿就是火车站,一个会在夜晚关闭检票口打开小门随意进出的火车站。火车站右边有一个天桥,跨过去就可以走到对面的体育场。年初布莱顿进欧冠之后,有比赛的时候这里就会异常火爆,火车站好像是不收费的,但我总也不清楚规定,依旧还是拿着票却夹在人群里直接出了闸口。

体育馆的旁边是隔壁的布莱顿大学,以往在对面看着总是有一种现代的金属感,大面积的玻璃墙,以及夜晚灯光下越显清晰的室内。与我们是不同的,我总觉得我们还是朴素了很多。


下天桥之前我抖索着拍了这张照片,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来了一阵妖风,回来后发现细看有点抖。

于是我沿着左边的路径直走,走到那片以往都是在右面的环境里眺望的风景里去,朝着那边光亮的足球场走。一路上几乎没有路人,只是呼啸而过的几班列车试图去叨扰路灯的静默。我就一直走,缩在我的大棉袄里。

相机在身边晃荡,我就突然想我是怎么与它为伴的,就想起很早以前我连单反这个名词都觉得陌生,又想起有人跟我说,影响很多时候都是潜移默化的。那么我又有没有带来一些影响呢?

想起那座灯塔。

有一个我迟了很久才去玩儿的游戏,叫《to the moon》,玩儿的过程和结果都非常让人记忆犹新。这可能是唯一一部画面让我完全没有代入感,但故事却让我泪腺分泌速度过快的游戏,我几乎从他们第一次浅度追溯River的存在起,一直难过到结束。那座灯塔加深了我对比奇角那座灯塔的执念,包括我的灯塔,我有种迫切的希望能够在夜晚瞭望那片海。

然后我远远就看到这个仿佛异次元切口的落地门,后来走近才知道是个训练馆,里面设施和墙都是白色的,训练服也是白色的。我就站在那儿看了很久,像个我自己都形容不出的存在。


后来走回学校拍了图书馆门口的圣诞树,其实有些单调,因为只绑了彩灯,但有一种仪式感,好像打记事起第一次过春节看到挂着的灯笼一样,觉得欣喜。

这时候又刚好看到赶去图书馆赶ddl的人,想想节后的我也不过如此,可能吃喝都在图书馆,希望不要占不到座才好。


可能是因为在冬令时无法早起的我,一天里大多数时候都在面对黑暗,灯塔的光线忽明忽暗却被衬得非常显眼。

其实我知道的,只有乘风破浪的船才能让灯塔成为有意义的存在。

我应该继续航行啊。

评论(8)
热度(7)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