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喜欢的人的喜欢也是相似的

没有来得及说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大概发生在圣诞节那天。

平淡地起床平淡地喝了基友煮的一大锅绿豆粥,吃了一天前在中餐店打包的水煮牛肉之后跟她和她小伙伴窝在房间打手游。然后快4点的时候我说快天黑了,我走啦。然后开始从她宿舍出发,往步行距离一个半小时的自己寝室走。

颇有种千里走单骑的气势,却少了看起来应该有的潇洒。


我手上还提着塞着我的小浴巾的衣服袋子,迎面而来的是肆虐的狂风,吹得头发糊了脸,走两步还要停下来扣好吹开的大衣暗扣。

平安夜那晚我们在基友寝室煮了鸳鸯锅,虽然辣锅不辣,但我却被一桶从格拉斯哥背回来的油辣子辣出了眼泪。那天吃得很爽很开心,煮了我喜欢的芋头,煮了我喜欢的肥牛,还有被我切了雪花和圣诞树的白萝卜。

吃完后我们去了最近的教堂参加那里的活动,不同于大教堂的距离感,那可能是第一次让我感觉仿佛真的可以听到上帝的声音。它布置得很华丽,但也很简单,进门正对的地方就是祷告堂,灯光被分成了两段,一段是金光闪耀的近地面层,一段是抬头望时可以看到的打在墙砖拼成的十字架上的聚光。

我们坐定下来,然后回过身看向二层管风琴前的唱诗乐团。那儿有些烛台,别的只有薄薄的顶光。

后来在仪式进行期间我们才发现,前面几排的人都跟我们一样不是教徒,因为常常是我们起立了跟着手中的小册子开口吟唱,他们才回头看看跟着站了起来。颂歌的调子很高但挺好找,唱着的时候我在想,是否有人曾在这样的场合破音,那么破音时又该怎么处理。所以后来我就吞掉了声音,张着嘴仿佛一个哑巴的口语练习。

有趣的是,我和基友都觉得主教旁边的那个副主教小哥哥很像我们的一个同学,那个从谢菲尔德过来读part time的小哥有着一头浓密蓬松而卷翘的头发,语速飞快,眼波流转,意气风发,活泼轻快。

但那都是前一天的事情了,后来我睡在了另一个姑娘的房间,从教堂回来已经快要2点了。不好再继续叨扰,于是第二天的圣诞节下午,我开始往回走。


大概算是人生中少有的体验,4点多乌漆嘛黑的街道上只有灯光和极少数遛狗的人与我为伴。其间开过好些私家车,间或出现一两辆自行车。到我走到行程的一半,有一个小伙子唱着歌骑车路过,我多回头看了他几眼,但天黑风大,大家都严严实实的,看不出年纪。

这一路让我回想起那天去体育场旁边遛弯,想起手机没电的那天从seven sister 国家公园翻过那八座断崖,想起那些属于自己的行走中的时光。然后我又开始想,我能将这样的景色与谁共享。


在seven sister的那天,我从一个个坡上迈过去,再从一个个坡上踱下来,也是不时吹翻衣角的大风,但阳光甚好,右边是粼粼波光的英吉利海。

喜欢的人的喜欢也是相似的,我又想起遛弯那天思考的,所以影响应该也是相互的。那么我喜欢的这片风景,我喜欢的那些人们是不是也都会喜欢呢?


后来我就这么走了回来,经过了黑暗,经过了桥墩,经过了无数平日里孩子们追逐打闹但此时此刻却寂静无声的人行道。


喜欢的东西能够反映出一个人的喜好,如果透过这些非生命体能看到相似的疏离与孤单是否可以相信这也算是一些相似的癖好。


检查邮箱的时候收到了Mark先生发来的新剧近况,看到参演者真的有当初看《Against》的时候喜欢的那个配角姑娘,就想,真好,看来他们也喜欢这个姑娘。

就像了解到Mark先生的创作一样,突然醍醐灌顶一般意识到,难怪是被追的那一个啊,我要是Ben也会被这样的人吸引吧。


喜欢的人的喜欢,一定会有相似的。

评论(2)
热度(5)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