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感谢所有的不期而遇

包哥对来到英国这个事情曾经有过四个字的总结,叫做“没有实感”。对我来说也不失为一种确切,尤其在这次前后不过十天的往返过程中,我回到重庆再回到布莱顿,完全没有实感。

回去的班次到达的时候是下午,迎接我的是雾里分不清清晨与黄昏的山城。我想我不能笃定是雾还是霾,于是跟来接我的母上打趣说,伦敦大概可以发一个声明让位了,毕竟去那里好多次都没遇到过享誉世界的大雾。

说起来重庆也叫雾都,你说巧不巧。

也可能是因为很多事情的巧,让我在面对它们的时候感觉到一种虚,一种模拟人生一样的不真实。


回国的日子时间过得飞快,其实十天除开直接把时差倒成中老年生物钟的那两天就没剩多少了,还不包括周末大家都在的时候跟家里人窝着闲聊。想见的人都没来得及见完,想说的话都只有留着下次。

临走的时候闹了笑话,换了电话卡点外卖,结果小哥和商家打了很多电话到那个手机我都没接。只拿着那支装着英国卡的手机生气,最后打过去对方说在你楼下你不接啊我都回家啦。顿生羞愧。

结果那单备注写着“麻烦把韭菜夹在苕皮里面不要剪”的烧烤单成了我此行缴的智商税,也同样成了我后半年的执念。

说起来,希望店家自己吃吃会开辟出新的口感。说实话,韭菜烤好了夹在苕皮里串起来真的很美味。


回来的飞机一改去时的拥挤,托运柜台的小姐姐给了我一个一人一排的最靠后座位,我得以放下靠背好好睡个觉,不会感觉膝盖老是怼着前排的靠背。而在大家争相追逐血月的时候,我大概刚好跟这个奇景擦身而过。

机上重温了喜欢的电影,再次睡着前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歌词,

But are we all lost stars,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然后醒来打开遮光板就偶遇了零碎的星光。

冬令时的六点,欧洲大陆已被大片黑暗覆盖,其中散落的灯火成了与云层上方抬眼能见的星光相应的存在。大概是在机上提示即将抵达的广播后,窗边的视野里出现了难得的大块灯光据点。我很惊喜,进而好奇,随后打开飞行地图,才知道是拐弯前经过的大港鹿特丹。

想起曾经连海域都写错的告别,越发觉得好笑。

最后在成功抵达后搭上了混乱航行的火车,回到了自己的一方小匣。


我大概是在哪里都不合适的体质,回国流鼻血,返校偏头疼,但醒来没有吃的的我还是挣扎着洗了澡出门。然后突然想起陶燕儿圣诞前寄来的信,跑去检查了邮箱,果然收到了。

那张被她称为“白色垃圾”的二维码邮票充斥着后现代主义色彩,我翻开那张贺卡再拆开里面附的那封小信,突然有一种直达脚底的喜悦。想走,想跳,想要跟人说,等待一份封存好的惊喜是多么快速而直接的表达所无法替代的。

感谢在这个时代依旧愿意照顾我的邮政情结的伙伴们。

也感谢那些对我不成文章的字句表示欣赏的故人。


布莱顿的天总是梦幻的,我从镇上提着一口袋的土豆回来,那时候云彩还是粉色的。

到我走进车站,突然迎面袭来一股混杂着肉饼味道的薯条气息,那一瞬间好像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意识随着气味冲进我的体内,名为“确信”。

记忆确乎是会依附于味道存在的,也包括了气味。

一时间我突然觉得踩在脚下的石板对我增加了几分吸力,在回到布莱顿的十多个小时后,我突然才真正意识到我已经从家里再次离开了。


而那片并说不上多好看的机上灯火,则成为今年替代血月存在于我心里的不期而遇。

评论(7)
热度(5)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