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在错过的路上偶遇的美好

我就是想做个纪念,内容可能事无巨细,意外看到的小伙伴就不用仔细看了。


现场的第一次是看了在布莱顿放的Live之后的第二天,很开心的是后来看到太太传出的录播是同一天的,感觉像和国内的小伙伴们一起看了一样。

去现场那天上了全天的课,觉得已经很压时间了但是到了还是提前了三四个小时。真的过于早了,而且超级饿。当时觉得他给我带了一个buff就是饿,上次Against也饿,后来发现这个感觉就好像每次我去漫展的时候一样,无论准备多充分,总是来不及吃。形容不太贴切,但神奇相似。

之后就是命运一般的一瞥,和命运一般的怂到无法相遇。老六鼓励着我,然后我从桥底的地方一回头看到他在门口被路人拉住合照。其实我只是怀疑了一下那个北极狐的包包,然后他伸手摸头发的小动作仿佛就突然定义了自己。但我也只敢尽可能快步追过去,只敢在隔着玻璃的地方看看他。

那天的好运大概环绕了整场演出,从我傻不拉几昏头昏脑进去之后,从遇到第一个和我搭讪的澳大利亚小姐姐开始。我总觉得像是一种幸运与不幸交织的美好,但其实我应该觉得习惯的,在和Whishaw老师相关的路上我遇到的哪怕像那天那样近在咫尺,结果也一定会是错过但也一定会收获一筐美好。

小姐姐跟我聊了很大一堆,跟我说她最早第一次来的时候觉得不习惯舞台的变动,后来如何发掘站在第一排是个好位置。跟我说她喜欢趴在舞台边上这样很省力同时也可以看得很近,但舞台上上下下会震得她肚子抖抖抖得很好笑又有点疼。然后我们聊了我从哪里过来,聊了她看了多少次,聊了我喜欢的布莱顿的阳光。我觉得可能半年来我跟我本地同学说过的话都没有那么多。但我觉得当时我本性里的胆怯还是很明显,所以当她的小伙伴突然出现然后跟她亲昵地打招呼并且一起走到她们的位置时,我没有跟过去……

但怂到深处的好处在于我站的位置在演出过程中被他路过了三次,有意无意地深呼吸了一次什么味道都没有。结束后在门口等他,遇到一个日本小姐姐和一个黑人小姐姐在聊他,但好像总是想不起他的角色和名字,于是忍不住加入了话题,后来聊得很开心但对方等到一起的同学就说了再见。

可还是仿佛像个尾行的痴汉,所以后来的两天对自己陷入了无底洞一样的自我嫌弃和厌恶。为什么这么怂,为什么开场前就不上去,明明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明明他也扭头看了你一眼为什么还要假装好像不是他的粉一样冷静自持,为什么他都有点疑惑地边走边回头了还不追上去,为什么自己这么怂。

以此为奇点,拉开了巨大的漩涡。

但最后被拽出来是因为别的一些原因,然后和可以交心的小伙伴聊了很长很长,也稍微理智和清晰地看了看自己。认清了自己在孤立无援的时候会被激发出的潜藏的能量,回忆起了用来包裹自己的表象。觉得内心非常平静,突然而来的平静。于是第二次去的时候感觉坚定了许多。

这次的路程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太顺畅,但又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偶然。到London Bridge的火车开到一半cancel了,所有人下车走到隔壁站台换乘,等上了车我才发现是一趟去往Bedford的火车。像是同样要走到一个目的去,却隔了二十多年的时间。那时候怂的那个自己又要因为这些脑内活动被拉扯出来了,好在坐了一个只能四目相对的位置,注意力被拉回到思考要如何避开视线。

于是并没有和预期一样早到这么多,而且这一次他也并没有出现在大厅。但突然觉得很舒适,大概是因为发现坐票几乎全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和舒适感。

在到剧场之前去了上次没有带钱所以只能作罢的那家小花店买花,跟老板说我想给我最喜欢的演员送个礼物但是我不知道该选什么样的花。老板说,是Whishaw吗。那可真是一个听了都会掩饰不住笑意的反问。之后又聊了很多,跟我交换名字,然后叫我加油让我看完之后也跟他讲讲情况。大雨中就真的很暖很开心,John帮我选了黄色郁金香,帮我包好,然后跟我说去吧去享受今天的演出吧。感觉吸收了好多能量来坚固自己的表象。

所以整个剧的过程中我想走到不一样的位置,想和上次总看正面不同,这次可以随意一点,因为完后我是要等他然后把花递给他的。但因为站票好像被中小学生(可能没有小可能都是中)承包了,站在零星的教师队伍中的我还是意外被他从穿过一个来回。这次意外闻到一股薄荷糖的味道,不知道真的是他开场前吃了什么还是他走过时带动的风把前面的薄荷味带过来了。

结束后我等了又快一小时然后感觉他应该会直接进入到夜场的准备,拿着花去找staff问可以帮忙把花给他吗,被staff指引去后台门那边。我很懵,在我印象里后台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人过去了,当然去了我发现确实不轻易,大概是取票处的staff贴心地觉得放在后台他会更早拿到吧。我去的时候里面弥漫着食物蒸发出的味道,接待处的左边就是一个厅,大家都在吃饭,我扫了一眼也没有看到他。然后把花交给了staff,出来,突然想,很可能是我没有看到其实他在。

不过就很开心,觉得自己完成了自己的小目标,觉得没有遇到他也还好因为有一个暖心可爱的花店老板听我说了这么一堆还跟我讲了这么多。于是我又去跟老板repo,老板很欣喜问我有见到么,我说没诶他没出来我把花给staff了,老板还宽慰我说没事没事,你还会来么你下次可以继续见他的,我说不一定来了诶,但是我觉得挺好没事他应该会喜欢的。好玩的是老板突然说,你有没有把你的number写给他啊,我真的觉得自己的表情估计已经飞上天了,我说我还可以写这个吗?老板超冷静跟我说,是的可以的你咋不写。我觉得不管真假,John真的好可爱啊…………

后来的后来就是漫长的等车换乘这样的阶段,突然觉得安心,觉得比上次安心很多。见不到应该是时机不到,总在错过应该是自己真的没有优秀到有足够的底气完成那样的目标。

我也在小卡片里给他写了,说我估计见了他也说不出什么,况且我朋友都说我写出来的东西比我说的容易理解。所以我吧,已经很满足于完成递出去的小目标了。

喜欢他的时候觉得真的能不能和他说说话并不是绝对重要的,我甚至也没有很迫切想要拿到合照和签名,有怂也有真的不那么迫切,只是在看到强烈对比(比如别人等的时候不到半小时他就出来了我是超过一小时还不见影那种……)的时候会有“我的天哪真的不是自我安慰是真的时机不到是么”这样的感觉。但回过头想又会很开心,我收获的不止是他所带来的跟他相关的那些东西,还有那些因为喜欢他而接触到的可爱的人和事。

不变的事情是,他让我感觉自己没有退回到非常不好的那个自己,虽然慢但好像有在一步一步往前移动,觉得有在比以前变好。就很开心和满足。

评论(5)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