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鱼塘原创人物相性测验

·张君之x曹吊日
·现代(?
·荤烧饼(呸
·写不出正文肉的我真不配当个成年人(蹲

正文⬇️
————————————————————————

怀表上的时间跳到12点整的时候,曹吊日扣下表盖,抬头从人群缝隙里又看了看趴在吧台的那个人。从他进酒吧坐下来到现在,2个小时了,那个人就这么趴着也不动。
其实从曹吊日的视角看过去,左右也只能看到个背影,但透过有些许丝光感的衬衣却能感受到紧致而顺滑的后背曲线。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他就像块掉进鱼塘的鲜肉,摆在那儿就已经是个饵。

两个小时前,曹吊日和平常一样走进这个名为鱼塘的酒吧,坐到吧台边上角落的老位置,如常要了杯杜松子酒,然后开始寻找着今晚的鱼食。接着很快被这个在投影灯的光线下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的饵,勾住了视线。
曹吊日能看到他,就意味着别的人也能看到他,这会儿他刚想着要不要过去搭个讪,眼前晃过去一个人就冲着那边去了。曹吊日有点不高兴,招呼了服务生过来指着那边那个人,“去把他拽开。”服务生点点头去了,过会儿就看到那人一脸不乐意又怂兮兮地走回来,还一步三回头。
服务生也跟着过来了,曹吊日招呼他过来,“你怎么说的?”
“照实讲了,说是曹爷看上的人,谁还不知道您啊。”
曹吊日笑笑,塞他两张粉票子,“你帮我看着点儿,别让人接近他。”
“得嘞。”服务生乐着,五指并拢冲他一挥。

于是他就坐在那儿傻盯了他快俩小时,曹吊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咋想的。这时候摸了怀表出来看的时候才想起,刚开始是想去搭讪来着。
这会儿刚巧那个服务生过来找他,酒吧里比两个小时前还要人声鼎沸,服务生捂了嘴巴,凑到他耳边大声讲:“爷!我该下班了!您是换个人盯着还是我去叫醒他怎么着?”
曹吊日又把那块儿怀表“咔嗒”一声摁开,还有10分钟到12点。“你回吧!”他也冲人喊,“我自己来!”服务生听罢点点头,憋着嘴冲他竖了个大拇指,“加油!”然后又指了指那块怀表,“讲究!”曹吊日斜着眼甩过去一记眼刀,“滚犊子!”心想,丫的个个都是马屁精,对着块儿捡的破表都能吹。
然后又回过眼看着那个身影,发了愁。

诶不对,我曹爷愁个啥愁,看准了上就是啊,以前又不是没钓过小白领,这个有啥不一样吗还?
于是10分钟后,曹吊日扣下盖子,把怀表揣进兜里,然后拽了拽坐起褶子了的T恤,往那边走过去。

“帅哥?醒醒?帅哥?”曹吊日没敢用力,就张着个打篮球的手势拿五指尖儿去揉面一样晃晃那个人。嚯。他心想,这弧度真的很趁手。而后不自觉又贴得更紧了些。
“醒醒,醒醒……”这时候曹吊日的手已经有些跳跃性地揉到了那人的腰侧,因为坐着而突然出现的腰部褶皱让曹吊日的指尖触电般弹开来。卧槽,好软。他想。
但人还是没醒。
曹吊日觉得很微妙,以往他确定下目标之后根本不会想这么多,但今天很不一样,这个人给他一种磁铁一般的吸引力,不仅是目光,连带着呼吸频率和心跳速度都受到了影响。对,他日天日地的曹爷,现在像小时候第一次翘课出去跟人单挑的时候那样带着些微妙罪恶感地感到紧张。还有些刺激。
“……帅哥,你总在这儿呆着不是个事儿吧,”曹吊日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没看到对方的脸,怎么的就叫了帅哥,“人家迟早要下班,要不你去我那儿将就一晚?”
讲实话,曹吊日提着一口气唰啦把话说完心里的罪恶感消去了一半。我啥都说清了,是你自己没醒的,我是人道主义救援,我没干坏事啊。他这么想着,然后手上用用力,拦腰把他从凳子上抱下来。
这时候看到脸了,那人被他一弄居然睁开了眼。曹吊日一下又怂了,心虚地虚抱着他,“哥们儿,你还好么?”那边也就站定了一下,揉揉眼睛瞄了他一眼,摇摇头,然后小小地一个踉跄,腰又贴上曹吊日虚扶的手。
“回家。”曹吊日发现自己好像突然会读唇语了。

回家,回谁的家,这是个问题,但曹吊日耍了个小机灵,他在想,我不问是不是就可以假装我理解错了?是,他立刻就给了自己肯定的答复。于是他麻利儿招来一个的士,报了地址往自己家跑。人没跑,心在加速跑。
曹吊日觉得自己很绅士,一反常态地守规矩。车开了一路,他一直咧着腿支着一只脚保持着跟那边晕乎乎的人的安全距离。不行,为什么这个人光是一个背部曲线就已经让我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曹吊日这么想着的时候,车绕几个弯就已经到了家门口。
这里不是什么优质小区,甚至都不是什么标准的小区。楼房不过6层,没有电梯,曹吊日家就住在这个小破楼的顶层,下了车的他开始思索怎么带人上去。
但好在对方可能是吹了吹风有些清醒,这时候抬眼在曹吊日和楼之间看了看,抬脚就要往面前这栋的大门走。
“诶!走错了这栋!”曹吊日忙去抓了他手腕往另一个方向走。呀,手腕啊不是,这衬衫手感真好,他这么想着就一路没撒手地拽着那人上了6楼。一口气爬上去还是有点喘,曹吊日勾着腰去掏口袋里的钥匙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喘得还是怎么的就老是掏不出来,气得他没忍住骂了句“卧槽”。
然后身上突然靠过来一个重量,他扭脸一看,这才算是看到脸了吧。睫毛很长,鼻梁很挺,刘海睡塌了软耷耷地扫在眼前。他眼睛很亮,虽然可能是错觉,但曹吊日不好意思再看下去,转过脸结结巴巴解释到,“内个……可能卡到裤…裤包那个…恩……褶子里了……不不不不太好拿……”“哦。那我帮你吧。”他讲。曹吊日就想,这是第二次听到他说话吧,然后身上重量滑走,那个人就突然蹲了下来。
曹吊日有点精虫上脑,他知道楼道光线暗,所以人家只是想蹲下来看得清楚一点好帮忙找钥匙,但他感觉自己膨胀了。牛仔裤紧致的布料让他逐渐觉得有点憋又有点挤,虽然金属的拉链没有让这样的生理反应暴露得那么迅速但绷直的褶皱总归还是很明显。而且都是男人,谁还不知道谁是为啥?曹吊日觉得自己日天日地仿佛一夜回到解放前,自己就像个上课看小黄书被逮包的中学生,想拽一本别的来盖住不让老师发现,但老师已经离自己很近了。
所以为什么楼道的声控灯这么持久,曹吊日在试图用微乎其微的动作扯着T恤边缘去盖一盖眼前的突起时这样想着。“啊,”这个时候又突然感觉到原本只是帮忙拽着裤袋的手突然贴着皮肤伸了进去,“诶你……”曹吊日很紧张,但对方回得非常随意。
“好紧,你勒到我了。”

饶了我吧,曹吊日想,你可饶了我吧。

钥匙自然是在帅哥的帮助下顺利却不那么轻松地掏出来了,顺利的是钥匙,不那么轻松的是曹吊日。
帅哥惦着钥匙也没动,好像在等着什么。曹吊日感觉到心慌,有一种微妙的错觉,明明是自己先动了歪心思,怎么到现在有一种自己反而是砧板上的鲶鱼的感觉。于是迅速从对方手上抓了钥匙,插进眼儿,“咔哒”,然后闷头把人推了进去,接着关门落锁。一气呵成。
帅哥被推进来的时候小小地踉跄了两步,曹吊日要是细心一点,大概能注意到对方根本就没掩饰的笑。
想日一个帅哥,帅哥没拒绝,但怎么开始第一步,急,在线等。这大概是曹吊日此时此刻内心的真实写照。

可张君之不这么想。作为曹吊日口中的帅哥,实际上只喝了一杯酒就因为前一天熬夜而困得睁不开眼,趴在吧台上睡了很久此刻又因为和曹吊日的一系列活动而显得特别兴奋的张君之,悄没声息地在心底盘好了怎么下这第一口。
于是曹吊日低着头舔舔嘴唇对自己说要去里屋先换个衣服的时候,张君之也跟着舔了舔嘴儿。

曹吊日的屋子是个格局蛮标准的二居室,一间屋子乱七八糟堆了杂物,另一间用来做了睡觉的地方。张君之目送他进了屋,里面乌漆嘛黑也没见他开灯,过了会儿就有些许焦灼,像那种前菜吃了一个小时主菜还不上来的焦灼。于是他顺着视线就摸了过去,到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忽高忽低的轻喘。那种闷在鼻腔里又控制不住断断续续漏出来的气声,软绵绵的,像搅棉花糖一样缠在张君之的脑子里。甜,张君之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甜味儿从舌头根儿那块本来是感知苦味儿的区域攀上了舌尖儿。他不知不觉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舌尖儿一下一下地裹着。
黑暗中的曹吊日大概没有想过这位帅哥是这样一个耐心十足的人,一直等到他爽完一轮伸手去摸床头的纸巾,才听得一个声音慢悠悠地飘过来。
“好东西也不给客人看看,这就是曹爷的待客之道?”
曹吊日头皮唰啦就麻了。他心里一慌,手下就更乱,摸了半天也摸不到纸巾,另一只手还提着的裤腰仿佛就成了一块遮羞布,这时候乱七八糟一阵捂。可那牛仔裤也确实没什么可拽的宽松地儿,曹吊日一扯倒把自己拽得晃了几下。张君之顺势就上去搂了一把。
“灯都没开,有什么好遮的。”曹吊日只觉得自己引狼入室,当下这情景,就算没开灯他也能感受到对方逼人的气息。
想日一个帅哥,帅哥没拒绝,但感觉帅哥更想日我,怎么办,急,在线等。这可能是现在曹吊日的内心写照。

张君之没给他等答案的空档,就着势掰开了曹吊日抓着裤腰带的手。“早说这么想要我也不至于等到现在啊,帅哥。”他这么说,手指插进曹吊日的指缝。曹吊日瞬间只觉得自己脑子里“轰”就炸开了一朵蘑菇云。完了,他想,他当即决定把答题机会交给这位帅哥。

“帅……帅哥……手下留情……”这是那晚上他除了吚吚呜呜嘤嘤啊啊之外说的最后一句完整话。
“行啊,”张君之笑,“那我嘴下不留情咯?”

曹吊日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翻身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一种嫖人不成反被嫖的凄楚滕然而生,而后又在自己床头摸到一张纸条。上书三个大字,张君之,字体清逸不失风骨。曹吊日一边挠着头一边倒回被窝里,咦,这个名字怎么有点熟悉。

“哥,我们老师名字好文雅!”
“哦?说说看?”
“张。君。之。怎样怎样?是不是听起来就很像个教书匠!”

曹吊日脑子里又炸开一朵蘑菇云。完了,我这是被我妹妹的老师脆皮鸭了?

评论(19)
热度(7)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