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顾顾顾顾

查看个人介绍

碎碎念吧久违的

在博物馆玩儿了三把狼人杀,错过了轻轨的时间之后漏哥开车送我回家。路上聊了很多关于我妈的事情,觉得很气又很无奈。
左右最近在陪她看张译和殷桃那个电视剧,就很想跟她讲说,你看,他对养育他对他有恩的人的妥协,害他这一生内心有多煎熬。
漏哥说感觉我妈很粘我,事实上是这样的,但你说给她听的时候她总能找出一万种理由证明“我比好多家长开明得多了”。可这并不是可以用来回答“你能不能不要管得这么宽”这个问题。
后来我也跟漏哥说,你也看出来我们差一次彻底的变革,但总是找不到契机。现在的我也不是当年那种一肚子火总想发泄的青春期,她也不是成天追着我砸门的人。吵不起来。
可能曾经的那些恋爱真的能算得上是唯一的秘密。
毕竟她是个没有隐私观念的人,也是个很多时候傻白甜到你会被气死的那种人。
她很好我知道,她第一次当妈当成这样比她妈妈第一次当妈第二次当妈都当得好多了,这我都承认的,但有时候真的会在自我反思,是不是我太在意她的感受了,太怕伤害她,才会过早地失去了同龄人的小叛逆。
可能就是的。
年糕也觉得我想得很多,陶燕儿也觉得我应该首先遵从自己的心,漏哥在等着我的一次变革,而我可能总是在寻找这个契机。
今天回来之后她就一句话都没说,索性跟人都聊了这么多,就觉得一点都不会生气。我妈可能需要经历一个很长时间的断奶期,并且她很多看法的角度都特别诡异。
也可能是因为我姐姐家近乎于变态的控制欲,让她总觉得自己做得特别的好。
漏哥说,你必须让她意识到你是一个个体不是未成年的孩子,她需要尊重和采纳你的意见。我知道啊,我都知道啊,但是这些事情一谈起来我就会觉得很崩溃。
事实上,除了不想争吵,我没有一刻不希望远离她。
真的远离她。
我妈老说,你离了我不知道过成什么鬼样子,但每次我倒回去数,每次都会觉得远离她是让自己变得更向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前进的唯一途径。
很多时候我都在纠结,特别纠结。但无非就是在自己理想的自己和她理想中的我之间去寻找一个平衡点。
像类似于我到底应不应该去学一个自己喜欢的学科,或者我应该权衡利弊最终选出一个好找工作一点的。
我很难过,我跟漏哥说曾经有那么几次我觉得是很好的开口机会了,我希望她能在我说了什么之后对我采取极端措施,这样我可以真正意义上放开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那个契机稍纵即逝,也可能是被我作过去的,也可能拿本来就不算一个特别好的契机。
总之我错过了。
我不想回来,换句话说我特别特别特别喜欢重庆,重庆是我唯一深爱着的城市,但我即便是回来也不想回到重庆。
我能做的太少了。
就像我说我在宿舍的时候都比在家勤快很多一样。
很痛苦,我总要去算自己欠了她多少,要怎样还。就像你找银行贷了款,不还完你一点都不踏实。
可她是我妈,换个角度来说我就永远都还不完。
很够了。
想起来就觉得很心累。
我还是很后悔很后悔很后悔,活到这么大没有哪一次像那天一样后悔。
为什么我要畏畏缩缩给她打那个电话,为什么我不能像去shcc那样先斩后奏,还是我一直就跟自己担忧的那样,想把所有的反抗留给一个值得我去彻底撕裂的机会。
我不该这么活的。

评论(4)
 
©老顾顾顾顾顾 | Powered by LOFTER